关注火热整容背后的故事
冷眼看整容
近些年来,中国掀起一股整容风潮。从明星到普通百姓,似乎对整容司空见惯。明星也不越来越不把整容当作秘密来守护。然而,整容有那么好吗?其背后的生理危害近些年来已经达到泛滥的程度;此外,整容在伦理上也存在着巨大的危险——这,还是原来的你吗?

冷眼第4


让人晚上做噩梦的“风扇大妈”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普通人如此, 明星更视其为“必要投资”。好莱坞自古美女多多,女明星做,男的也做,整容成功了固然好,可要失败了怎么办呢?整容失败的明星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首当其冲的便是韩国风扇大妈。

在韩国明星整容界乃至全世界的整容史上,这件事都值得记载。如果你想整容,估计看了她之后,再没有勇气踏进整容医院了吧。主角是韩某,鉴于其现在的面容,先介绍下她曾经辉煌的历史吧。韩某曾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小有名气的艺人,20多岁结婚之后便退出了艺坛,相夫教子,做贵夫人。

这原本是个美好的故事,偏偏坏在了女人的贪心上,韩某由于过大的脸盘被邻居们称为“电风扇大嫂”,她对于自己的四方脸也很不满,于是按照“冒牌整容医师”的指示,在自己的脸上注射了医生给的矽素成分的注射液,甚至还直接注射了豆油和石蜡。最后,四方脸?消除,反而脸比一般人还增大了三倍之多……就是现在照片上看到的这个样子。


李颖芝

你要是以为,只有风扇大妈这一个案例,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早前,车模李颖芝在车展上最新曝光的一组疑似毁容的照片令人咋舌,脸部凹凸不平,很显然是整容的后遗症爆发。网友惊呼,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初那个漂亮的李颖芝,“下巴都要掉了”,“可以直接去演《西游记》里的妖精了”。[详细阅读]

整容历史
 ·公元前6~7世纪    印度产生鼻再造与耳垂修复记载
 ·19世纪           从事整形外科手术者日益增多
 ·20世纪初         整容技术被用于治疗一战中士兵
颌面部损伤
 ·20世纪40年代末   中国医学院纷纷成立整形外科
 ·20世纪60年代初   韩国开始出现整容业
 ·1985年           中国整形外科学会正式成立
 ·20世纪80年代末   韩国整容业正式兴起
投票调查
往期回顾
冷眼看手机冷眼看手机(第3期)
手机似乎无所不能,然而,正因为它的“无所不能”,而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却在悄悄逼近...
冷眼看选秀冷眼看选秀(第2期)
2013年选秀泛滥,各家节目将八卦话题炒作到极致,这类节目是否正在渐渐脱离它原本的积极效应。
冷眼看高考冷眼看高考(第1期)
进错校门、选错专业,可怕吗?如何理性对待高考落榜?冷眼看高考,从侧面观察高考。
新浪微博互动


电影《整容日记》里隆胸的女主角白百何,一觉醒来后胸竟然跑到了背上。该电影现实版在广西女子田慧(化名)身上上演。

在物质水平提升后的8日,人们对“美”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上帝给她们一张脸,她们却要自己造一个。”现如今,医院整形外科和各大美容院“门庭若市”,从割双眼皮、隆鼻、隆胸、打肉毒杆菌、削骨变V脸,各种整形美容方法都有人尝试,但整形美容后除了变漂亮还能带来什么?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的调查结果显示,2009年~2010年中国的整形手术数量共达340多万例。而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则显示,中国整容整形业兴起的近10年中已有20万张脸被毁掉。整形美容有哪些危险?

抽脂手术会导致脂肪栓塞

抽脂手术看似简单,但有可能发生生命危险。脂肪被抽吸后,被破坏的脂肪滴顺着破损的小静脉进入血液,造成脏器栓塞,就出现“脂肪栓塞综合征”,与抽脂面积过大有一定关系。尽管目前抽脂手术技术已经比较成熟,“脂肪栓塞综合征”的发生率只有1/20万,但手术前一定要注意风险问题。抽脂后可能会出现“袋状”皮肤,皮肤颜色发生变化,皮肤松弛,皮下出现积液,休克,感染,肺部出现脂肪块,疼痛,对某些器官造成损伤,手术部位出现麻木,心脏出现问题,肾脏出现问题,残废甚至死亡。

眼袋手术可能出现眼睑外翻

眼袋手术可能出现眼睑外翻的状况,更有临床中出现了压迫动脉导致失明的案例。

注射属高风险美容整形

注射美容风险很大,比如肉毒杆素能起到暂时消除皱纹作用,但会有头痛、过敏、复视、表情不自然等不良反应。

隆胸手术——通过在乳房后面置放填充物使乳房增大可能出现的危险:

填充物可能破裂、渗漏或缩小、感染,填充物周围的结疤组织变硬,乳房变得僵硬、疼痛。形状发生扭曲,填充物位移,乳头变得更加敏感或更加不敏感。切口处出现麻木,填充物或切口处充血,填充物周围出现钙沉淀。

脸部填充——在脸部的缺损部位置入填充物可能出现的危险:

感染,感觉脸部绷得太紧,填充物周围出现结疤,填充物出现移动。 [详细阅读]



央视节目截图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的一项统计显示,近年来整形美容领域已经成为消费者投诉的又一个热点,按照2012年发布的数据,此前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国平均每年因为整形美容导致毁容毁形的投诉多大近2万起,有人说10年间已经有20万张脸被整形美容行业毁掉了。北京的高小姐就有类似的惨痛经历,她告诉记者2年之前进行的那次整形美容,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高小姐说,虽然距做完整形美容手术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了,但是直到现在那次整形美容手术给她带来的痛苦一直都在折磨着她,而且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办才好。

高小姐说:“一直到两年之后,我的脸实在太痛了,而且我的脸上已经不仅仅是肿了。就在皮下生成了很多的像鱼鳞似的那种棉絮一样的东西,包括在眼底这边全是颗粒的,全都眼皮也肿了,然后下巴也歪了,然后太阳穴这边有时候会肿起一个包来,很恐怖的。”

高小姐告诉记者,她当时是在北京市的一家民营医院做的脸部整形美容,她还记得当时医院的医生说,这种产品不仅美容效果好,而且还很安全,因此在医院的一再劝说之下,她才最终同意注射这种标称为瑞蓝牌玻尿酸的整形产品。

高小姐说:“说可以让脸第一皮肤好,第二就是把脸上的纹理都填充好,看起来就更饱满。后来第二天打完的第三天就开始肿了,太阳穴肿了一个很大的包,然后我的下巴也肿了,然后额头也肿了,很疼。”

由于当时红肿得比较厉害,高小姐赶紧给为她注射的医生打了一个电话,医生听她描述了出现的这些症状之后却告诉她,这是注射之后的正常反应。

高小姐说:“说帮我解决,她说过几天就好了,可能因为(注射时)太晚了,可能医生打的层次不一样,可能(打的)是大分子的(玻尿酸),消失的比较慢,这个是对我好的。”

然而,高小姐脸上的这些不良反应,并没有像医生所说的那样很快好转,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脸部的疼痛一直都没有消失,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现在脸部皮肤下还莫名其妙产生了许多颗粒状的东西,而且这些小颗粒还有流动的迹象。[详细阅读]


黑龙江省鹤岗市一英俊男子剑锋,邂近俏丽女子晓雨,由相识而相恋,而结婚,婚后育有一女,生活甚为美满。不料女儿相貌既黑且丑,与父母相貌差距甚大。剑锋遂怀疑女儿非亲生,要求做亲子鉴定,却为妻子晓雨拒绝。剑锋当然不能善罢甘休,以离婚相威胁。晓雨最终拿出一张照片,说上面的丑陋女子其实就是她本人。她是在韩国做了多次手术,才彻底改变自己形象的。剑锋觉得自己受了欺骗,提出离婚。晓雨非但同意离婚,还把全部家产一百万送给男方,自己带女儿回了青岛娘家。

正如案例中所显示的这样,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很大一部分男性,介意自己的另一半是人造美女。尤其是在结婚前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认为这种行为是具有欺骗性质的,最终甚至愿意结束婚姻。有人认为,女性士整容只是改变了自己的外在容貌,其实内在并没有因此发生改变。但是问题就在于人们的心理影响,很多人都认为整容不像换发型,带配饰可以让人接受,原因在于在他们的心里存在着一种想法,就是女性在整过容之后仿佛整张脸都换了,会让人觉得整容的人就像是用分散的零件重新组合后的机器,而不是自然的产物了,于是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不再是一个正常的人,而是经过了组装之后的艺术品。还有人会觉得,整容本身是违背自身DNA表现的行为,是一种刻意隐藏和欺骗行为,已经超出了“修饰”的范畴。所以出于心理影响,即使你因此变美丽了,我却没有理由再去爱你了。

这些男性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通过整容获得美貌的金喜善,生出的女儿甚至可以以丑陋来形容。而身为天然帅哥的汤姆·克鲁斯,生出的女儿可谓是天生丽质,从小就是美人胚子。


基因从不说谎

除此之外,因为容貌改变很大,很多整容的人还有公安系统和海关系统的问题需要解决。[详细阅读]



如果人类都是一张脸,那会是怎么样的景象

人生来就应该有平等的权利,但人天生就存在美与丑的差异。大量的社会学与心理学调查表明,容貌的差异会带来了社会境遇与心理的差异,尤其是在现代社会。如此一来,美容医学不仅具有了维护生命质量意义,也有现实的社会学与心理学功能。如此而论,临床医学目的从治病、康复,到美容应该说是一种进步或提升。问题是生命之美应该是形式与内容的统一,单纯的外表的美化,是否能够真正意义上的提高生命的质量与品质。由于医疗美容技术粗暴使用,也会伤害生命。且不说医疗手段的伤害,倘若没有心理学、美学等指导下的医疗美容实践,难免损坏人体和谐之美,也就谈不上美化生命了。

技术对生命与人性的干涉是一个严峻的生命伦理学问题。例如基因工程与无性生殖技术的应用。其实,医疗美容也是一种对生命干涉较为突出的技术。譬如,近年来美、英、法等国的医生从事“换脸”的医学研究,就遭遇到了伦理学问题。2002年提出脸部移植手术设想的英国医生巴特勒曾经做过一个微型调查,在被访的120个人中居然没有一个愿意在死后捐献自己的脸。而捐赠者的亲人也往往缺乏足够的承受力让刚去世的亲人再变得面目全非,一张能够用以区分彼此的面容毕竟并非肝脏和肾脏可以相提并论的。

考察美容的历史,我们看到的是不同时代人体文化观念的变迁。在漫长的人类发展进程的许多阶段中,美与健康无缘。或者说,美并不以健康与否为根据,而是建立在一种特定的人体文化观基础之上。甚至为所谓的美付出高昂的代价,包括丧失健康。除两性不平等文化导致的缠足、束腰外,禁欲主义背景下的“束胸”是另一个典型实例。在性禁忌的年代,年轻女性被迫穿上紧身胸衣,使胸部看起来平坦。17世纪西班牙的年轻女性,常被用铅板紧紧地压住胸部,以阻碍乳房的正常发育。或使原本高耸的乳房变得扁平。

今日是无法与历史相割裂的,上述那些伤害健康的美容如今虽已难觅踪迹,但是为美而丧失健康的现象依然广泛存在,只是变换了形式而已,如减肥、丰胸等常见的女性美容方法仍潜在着伤害健康的陷阱。

“人造美女”所带来的伦理学思考远没有结束,有些问题自然存在争论。但对于美容医学伦理学而言,应该有一个“底线”,这就是:维护生命的完整性,不伤害健康。

“中国医学美容宣言”指出:“医疗美容事业是维护人类健康的卫生保健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美容工作者必须坚持科学性、艺术性和道德性相统一的基本原则,维护医学的神圣性。”——任何医疗美容技术操作都不能伤害美容就医者的健康,更不能危及其生命安全。[详细阅读]

结束语

一枚硬币有正反两面,整容也有利有弊。但可以肯定的是,伤害身心健康的整法是不能被接受的。毕竟在所有的要索中,人的健康才是首位的。另外,还有整容度的问题,究竟整多少、怎么整才能被大众接受还有待考证。微整形很多人可以接受的,但是过分地整容就相当于把人活生生地变成了零碎、拼凑的产物。归根到底,不管是大整还是小整,都必须以生命健康为第考虑要素。最终的决定因素还是人的内在美,只有真正提高了自己的素养气质,才能真正实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策划/制作:沸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