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后聊聊红包

专题导语

相传送红包的习俗,在很久以前就流行。春节拜年时,长辈要将事先准备好的压岁钱分给晚辈,据说压岁钱可以压住邪祟。民间认为分压岁钱给孩子,当恶鬼妖魔或"年"去伤害孩子时,孩子可以用这些钱贿赂它们而化凶为吉。

时光荏苒,现在长辈为晚辈分送压岁钱的习俗仍然盛行,压岁钱的数额从几十到几百不等,也出现了电子红包等新颖的形式。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过年送红包这个习俗。[我有话要说]




培养孩子正确的金钱观从小做起

每逢过年,小朋友们总是最开心的:漂亮的新衣服,一堆好吃的,当然还少不了越来越厚的红包……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给孩子的红包也在逐年增加,少则几百元,多的能达到数千甚至上万元。刚刚出生的孩子要给红包,有的已经工作了的“大孩子”也还在收过年红包。今年过年,你收到红包了吗?

“小孩子”的红包越变越厚

“以前爷爷奶奶给的红包一般是500,今年都涨到800、1000了。”更让张女士意外的是,朋友之间给孩子的红包也集体变“厚”了。

年初三朋友们都带着小孩来张女士家聚会,张女士也早早准备好了红包,可拿到朋友们塞到自己女儿手里的红包时,张女士明显感到厚了一些,“回房间打开一看,都是500,以前也就是200意思一下啊!”张女士赶紧把原来准备的红包都添到了500元,“不然就糗大了。”

“大孩子”的红包越变越少

舒小姐今年27岁,因为已经工作了,家里亲戚的红包是肯定没有了,可父母今年还给了红包,“以前过年爸妈也不是每年都给的,今年初三去外地参加朋友婚礼,初五回家之后爸妈居然给我准备了红包,当时就觉得好惊喜。”除了父母,舒小姐的男朋友今年也给了红包,“他看朋友在网上说,不给老婆压岁钱的都不是好老公,也还没有结婚,就在微信上发了个红包意思一下。”

培养孩子正确的金钱观

压岁钱越来越多,该怎么处理也是家长需要考虑的。在采访中记者得知:如果孩子年纪太小,一般都是由父母保管的;到了大一些的年纪,则大多由孩子自己来支配了。

马先生的宝宝虽然才14个月,可已经过了两个年了,加上各种见面礼,宝宝收到的红包已经有两万了,因为马先生本身就是从事证券投资工作的,所以制定了一个长期的基金方案。马先生表示,“将孩子收到的红包进行投资,给他准备教育基金和婚假基金。”

张女士在孩子二年级的时候就开始“放权”了,把压岁钱等红包全部交给孩子自己管理。“儿子小学二年级的那个春节一结束,我就带着他到银行开了一个压岁钱专用账户,第一年只存了600元,第二年大概是1000元。”[详细]

在线调查
微博互动



红包原来的名字叫“利是”

相传送红包的习俗,在很久以前就流行,但当时人们不过是以寓意吉祥的鲜红色纸,包着一张写满祝福字句的字条,送给亲朋好友,以表心意。到了清朝,人们则改用一张形状与正方形相若的红纸,包裹铜钱,封作“利是”。而第一代的红包袋,约于清光绪末年,印刷技术开始广为所用时,才得以问世。当时的所谓红包袋,做法非常简单,只以红纸印上黄油,再于未干的黄油上缀上金粉,效果就如现今烫了金字的红包袋般,而图案则多以简单为主,再配以吉利的字句。派"红包"是华人新年的一种习俗,华人喜爱红色,因为红色象征活力、愉快与好运。

派发红包给未成年的晚辈(根据华人的观念,已婚者就算成年),是表示把祝愿和好运带给他们。红包里的钱,只是要让孩子们开心,其主要意义是在红纸,因为它象征好运。因此,在分派红包的长辈面前打开红包,是不礼貌的做法。

春节拜年时,长辈要将事先准备好的压岁钱分给晚辈,据说压岁钱可以压住邪祟,因为"岁"与"祟"谐音,晚辈得到压岁钱就可以平平安安度过一岁。压岁钱有两种,一种是以彩绳穿线编作龙形,置于床脚,此记载见于《燕京岁时记》;另一种是最常见的,即由家长用红纸包裹分给孩子的钱。压岁钱可在晚辈拜年后当众赏给,亦可在除夕夜孩子睡着时,由家长愉偷地放在孩子的枕头底下。

民间认为分压岁钱给孩子,当恶鬼妖魔或"年"去伤害孩子时,孩子可以用这些钱贿赂它们而化凶为吉。清人吴曼云《压岁钱》的诗中云:"百十钱穿彩线长,分来再枕自收藏,商量爆竹谈箫价,添得娇儿一夜忙"。由此看来,压岁钱牵系着一颗颗童心,而孩子的压岁钱主要用来买鞭炮、玩具和糖果等节日所需的东西。

现在长辈为晚辈分送压岁钱的习俗仍然盛行,压岁钱的数额从几十到几百不等,这些压岁钱多被孩子们用来购买图书和学习用品。[详细]




电子红包渐渐流行起来

你收到的红包还是传统的人民币吗?今年过年有没有收到新形式的红包呢?在电子商务日益发达的18日,发红包的形式也越来越多样化了,微信红包、微博红包……电子红包已然成为春节新时尚。

陶小姐今年26岁,因为已经工作,过年时只收到了父母给的红包,舒小姐父母表示,压岁钱是“压祟”的,就算女儿上班挣钱了,也要给个红包,不在多少,在一份心意。陶小姐提起父母给的红包乐得合不拢嘴,“爸妈给了我一个特别吉利的数字,588,朋友都说是‘我宝宝’的意思,我在他们眼里永远是小孩子呢!”

除了父母给的传统红包,陶小姐的男朋友也给她发了电子红包,她和朋友们还在微信群里互发了电子红包,“我在朋友群里发了88元的红包,分成4份,前四个看到的人就能抢到红包。”

微博里的电子红包今年也受到了追捧,王先生在春节前夕参加了新浪微博的“让红包飞”,他成功抢到一张打折话费卡。“为手机充值100元,实际上只花了88元。”他赶紧将这种信手捡到的便宜,通过微博转发给了朋友。此外,支付宝、360搜索等都开展了类似的“抢红包”活动。

比起传统的红包,“85后”“90后”似乎更爱电子红包,电子红包的兴起正是因为淘宝网等网购平台的兴起,深受年轻人的欢迎,万先生坦言,这种虚拟红包虽然金额不多,却能换到更多人的会心一笑,所以在年轻人群体中十分流行。“其实发红包的人一般就自掏腰包花几十元钱,但在大家抢红包的时候,过年的气氛就很浓了,派发红包和抢红包的朋友们都会觉得喜庆、开心。”[详细]




各种人情伤不起,红包水涨船高

过年、结婚、生小孩、搬家……提到这些,你的第一反应是不是又要包红包了呢?这个春节,85后的许小姐已经从收红包的变成发红包的,哥哥姐姐都有了小孩,角色转换后,许小姐发现发红包很“肉痛”。

“年终奖一半都给了压岁钱”

许小姐在芜湖某单位工作,过年了,除了工资外,单位发了2500的年终奖,“今年福利普遍不高,我们也就发了2500意思一下。”可这年终奖到手还没捂热呢,就都包了红包,“今年刚结婚,要开始给亲戚家小孩红包了,我给的算少的,一人200,总共给了6份,年终奖一半都包了压岁钱。”

像许小姐这样的80后有很多,从“收红包”变成“发红包”,角色的转换让他们还有点不适应,万先生向记者诉苦,“原来都还能收到压岁钱,现在刚刚工作,也没有多少积蓄,过年的一点钱都变成压岁钱发出去了。”

80后晒“红包”感触多

除了压岁钱,压在80后身上的“大山”还有各种人情带来的红包。苏小姐今年26岁,在芜湖某事业单位工作,每月工资三千多元,“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我已经包了6500的红包了,马上三月份还有两场,实在有些吃不消。”据苏小姐称,目前我市“80后”之间包的结婚红包,至少也要500元才拿得出手,其余的还有600元、800元的档次,关系特别好的,包的红包都得上千元。

谈到各种红包,汪先生感慨颇多,“不仅是结婚,现在我们这年纪,生孩子的朋友也在变多,还有同事好友搬家、住院之类的,伤不起啊!”汪先生也给大家支了一个招,“我朋友想了一个好点子,准备一个储蓄罐,从同学通知参加婚礼之日起,每天往罐中放10元,直到结婚那天,攒下多少送多少,连储蓄罐一块送过去。关系好点的可以考虑每天投15-20元。”

莫让人情变了味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80后”“85后”大多工作时间不算太长,少的甚至才两三年。刚踏入社会,经济上也刚独立的他们,却立即承受着社会人情的压力,着实让他们觉得很“肉痛”。 中国文化自古“尚礼”,所谓“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但是,得益于人情,也受累于人情,当人情消费落入了攀比、从众等观念误区,就会让人情变味儿了。受访对象也都纷纷表示,“红包代表个人的心意,要量力而行,并不是包得越多关系就越好。” [详细]


  近些年,“红包往来”愈演愈烈,甚至连陌生人也会主动讨要红包了。本来红包往来纯粹出于美好的愿望,而到了现今社会,有时却变成了很多人敛财、甚至腐败官员收受贿赂的工具。这也造就了“春节恐归族”。如果你身处这样的环境,你会选择“随波逐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