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前不久,以打拐为主题的电影《亲爱的》在芜湖热映并受到江城广大人民的喜爱和好评,这其中不仅是因为电影中有咱们本土巨星赵薇的倾情演绎,更因为“打拐”这一话题一直以来都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其实拐卖行为离我们并不遥远,丢失的孩子所遭受的痛苦也远比我们所想象的要深远。那么如何保护好我们身边的这些“亲爱的孩子”?这是整个社会需要共同思考的问题。



关注焦点:电影《亲爱的》背后的社会问题

1、“拐卖”行为究竟该归咎于谁?

拐走田鹏的罪魁祸首,也就是赵薇所扮演的李红琴的丈夫,从头到尾并未出现在电影画面当中,而关于李红琴这个农村妇女的出场也并未如同观众设想一样十恶不赦,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悉心养育丈夫带回来的两个孩子,甚至在后来不惜一切代价想要讨回女儿的抚养权,其遭遇也令人动容。电影从另一个角度切入,弱化了拐卖者与受害家庭的矛盾,同时突出了其背后更大的社会矛盾,即收买儿童的家庭与被拐卖儿童家庭的矛盾。如同老话所说,“没有买就没有卖”,拐卖行为不单单是拐卖者所犯的罪恶,收买的家庭因为愚昧无知的封建思想就选择购买别人的孩子来延续自己家所谓的“香火”,这个行为即便一定程度上值得同情,但也还是纵容了拐卖儿童这种违法行为的发生,有违道德底线。

另一方面这跟法律不完善也有关系。现行刑法规定了: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可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是,在刑法中仍然留下了一个尾巴,即“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这个规定的负面影响在于,哪怕收买者明知妇女、儿童是被拐卖的,并且也收买了,但只要不构成上述描述的情况,依然无罪。

值得庆幸的是,近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首次审议刑法修正案(九)草案,草案加强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保护,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做出修改,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其中有上述“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等情形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如此一来,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的人,在实施行为开始就要掂量自己的行为,因为从这一开始就构成了犯罪,就会进入诉讼程序。从这个意义上讲,刑法修正案作出这样的规定,有利于从源头上防范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


2、“人口失踪24小时以上方予立案”引发争议

在电影中,田文军发现孩子不见了之后前往派出所报警,却被警察告知,“人口失踪24小时以上才可以报案”,而就在这24小时里,孩子与田文军在火车站擦肩而过,被带离深圳,因此电影上映之后关于“24小时才可立案”的说法引起了很多人热议。

随后有公安部门出面澄清这一说法并不明确。其实从2009年4月起,公安部就启动了打拐专项行动。目前法律和警方都没有“失踪24小时才能立案”的说法,但对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如果是儿童或14岁以上、18岁以下的少女失踪或走失,可第一时间报案,警方会以刑事案件立案调查;如果是18岁以上的成年女性,如果有被拐嫌疑的,也可以立即报案,警方也会以刑事案件立案调查。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也联合下发《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规定,接到儿童失踪或者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妇女失踪报案的,公安机关应立即以刑事案件立案,迅速开展侦查工作。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及时移送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处理。

但即便是2009年、2011年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检等部门三令五申:儿童、少女失踪必须立即立案之后,全国各地也没有100%做到。电影《亲爱的》中张译饰演的失踪儿童家长,其原型人物名叫孙海洋,2007年时他的孩子被拐走,正是因为当时地方“24小时才能立案”的规定,警方未能及时出动,丧失了寻找孩子的最佳时机。因此社会仍需正视这个问题,不仅是公安部门要在未成年失踪案件上提高立案效率,家长也应了解相关法律条文,在必要的时候争取到极为关键的“黄金24小时”。

3、受害儿童被解救之后并不代表悲剧的终止

田鹏失踪三年之后,田文军夫妇终于在李红琴家找到他,并在警方帮助下成功救回儿子,但这并不是故事的结束,因为田鹏此时已经不记得自己的亲生父母,只认得抚养他多年的李红琴为母亲,即使被带回深圳的家中,他与亲生父母也依然存在隔阂。由此可见被拐卖的儿童在得救之后的心理状态依然需要被重视,因为当他们适应了养父母的家庭生活之后,又强行从买房家庭被剥离出来,面临与“亲人”的再次分别,这很容易对他们造成二次伤害,此时双方的沟通理解非常重要。

那么这份“回家”之伤,该如何抚平?青少年心理学家指出,找到孩子并非结束,而是开始——需要对孩子进行两方面的心理治疗。一是被拐卖时造成的心理创伤;二是被找回时与“养父母”分离的创伤。这不仅需要亲生父母的配合,如果条件允许,也需要“养父母”的配合和支持。从法律角度,孩子是否能与‘养父母’接触,须由孩子的法定监护人决定。从心理和情感角度,强行分离,同样是对孩子的伤害,应允许‘养父母’进行适度探望。给孩子一个过渡期,使孩子在心理上逐渐由与‘养父母’的依恋关系,过渡到与亲生父母的依恋关系。


芜湖案例:幼女澜澜失踪 惊心搜寻六小时



失而复得的澜澜


【案例回顾】

事发:10月15日下午5时左右,四岁的女孩澜澜在中山北路殷家山小区附近与自家的宠物狗“皮皮”玩耍,孩子的奶奶在一旁与熟人聊天。近6点时,其奶奶发现孙女和狗都不见了,在附近找了一圈仍然见不到孩子的身影。老两口立即拨打110报警,并通知正在加班的儿子媳妇。

搜寻:接到报警后,滨江派出所的两位片警第一时间来到殷家山小区物业部门,调取5点30分左右的监控录像。监控显示,大约在5点48分,澜澜追逐着“皮皮”,欢快地跑出了小区,接着就完全消失了。根据这一线索,民警与澜澜家人商议,立即兵分三路寻找。一路向北,往沃尔玛方向搜寻;一路向东,在铁山巷寻找;还有一路向南,往安师大方向找去。此时,搜寻人员有警方,还有闻讯而来的亲戚、邻居,大约有二三十人的规模。很多邻居开来私家车、摩托车,加入搜寻的行列。同时,澜澜的爸爸在合肥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请假往芜湖赶。

 


发帖:与此同时,虚拟世界中的人们,也把目光聚向澜澜。“澜澜,女,4周岁。10月15日下午5点半左右,在殷家山小区走失。如有知情者请与1396518xxxx赵先生联系,家长万分感激。”当晚9点至10点,江城人民的微信朋友圈里,到处可见这条消息。大江晚报官方微博也在第一时间转发。“为孩子祈福!”、“请警察叔叔给力点!”、“所有人都请动起来,帮助澜澜。”……一则则留言,让网友的心滚烫滚烫的。许多人毫无睡意,出谋划策,时刻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转机: 晚上10点多,110警令中心和滨江派出所都给澜澜家人打来电话:“好消息,孩子找到了!人在汇金广场被保安发现,非常安全。“11点半左右,失踪了6个小时的澜澜,终于安全回到家人身边,也令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微博截图


【防拐贴士】

幼女澜澜的及时寻回可以说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因为在孩子走失的时间里,每一分一秒都充满变数,早一刻找到就早一步扼杀了更多未知的悲剧。未成年人本来安全意识就比较弱,那么作为家长应该怎么做,又应该怎样教导自己的孩子,才能尽量避免走失和被拐卖的事件发生呢?

对于家长而言,尽量不要让孩子离开家长视线范围。无暇照顾孩子时,可把孩子交给可信赖的亲朋好友;与邻居和睦相处,这样遇事可彼此照应。带孩子外出时,留意四周情况,注意是否有人、车跟随;给孩子佩戴有家庭相关信息的物品;不要带小孩到偏僻人少的地方,带孩子在马路上行走时,尽量靠里走,注意防范后面来的摩托车、面包车;如果小孩不足1岁,外出时请尽量使用婴儿专用背带,将孩子挂在胸前;坐手推车的孩子要系好安全带;将孩子放在自行车后座时,注意系好安全带,或让一名家长在后面看着。

而对孩子而言,则应在孩子会说话时,教会孩子背诵家庭电话号码、所住城市和小区名、家庭成员的名字;教会孩子对陌生人保持警惕,遇事打110电话求助;教会孩子辨认警察、军人、保安等穿制服的人员;教育孩子一旦在商场、超市、公园等公共场所与父母走失,马上找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注意孩子身上一些明显的体表特征,如黑痣、胎记、伤疤等;如需聘请保姆,请到正规保姆介绍机构聘请保姆,保留好保姆的身份证复印件和清晰的生活近照;在医院不要把新生儿交给不认识的医护人员,睡觉时锁好房门;时常提醒教育保姆和家人提高防范意识。

 

打拐纪实:打拐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全国打拐第一案在贵阳宣判


开庭现场

广州警方在2000打拐行动中破获的第一案

【中国打拐第一案】

1999年12月4日上午10时许,贵阳市双峰路口。一个30来岁的男子抱着一个3岁左右的男孩正欲进入路边停放着的红色昌河牌微型面包车。突然,一个青年妇女冲上来抓住这位男子大叫:“你为啥要抢走我儿子?”小男孩“哇”地哭喊起来:“妈妈,妈妈!”围观者渐渐涌过来。男子见事不妙,猛踹青年女子一脚,撒腿便跑。围观群众一起将那男子扭送派出所。这一扭送,便牵出了震惊全国的“打拐”第一大案。

这名青年男子正是陈其富。据警方调查,1989年起陈其富便开始贩卖儿童。在这个组织中,陈其富专门找“货”,“货”一到手,便有专门的二拐贩运“货”,有的层层加价转手,直到五拐贩,形成了“供销”一条龙的链条犯罪网。10年来,这个以家族为纽带的犯罪团伙靠拐卖、盗抢儿童,让一家人从习水农村搬进贵阳。从1995年至1999年,陈其福家族犯罪集团共盗卖儿童69名。2001年8月24日上午,经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震惊全国的“2000年打拐第一大案”4名主犯陈其富、尹祖成、戚登英、张昌湖在贵阳被依法执行死刑。

此案涉及被拐卖的儿童数量之多、规模之大,以及最终判刑结果之坚决,都反映了我国对于打拐案件的坚决态度,但尽管犯罪分子得到应有下场,他们对于那些被害家庭所造成的伤痛却已经无法挽回了。令人欣慰的是,自打拐第一大案之后,媒体的相继报道使得公众越来越关注社会上的打拐案件,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到民间打拐的队伍。【全文】



“网络打拐第一人“邓飞


被拐儿童彭文乐与母亲

被拐儿童彭文乐与父亲

【中国网络打拐第一人——邓飞】

邓飞,湖南大学新闻专业毕业,现任《凤凰周刊》编委、记者部主任。从业十年写下一百多篇调查报告,成为中国知名的调查记者。2010年9月27日21点14分,邓飞贴出彭文乐的照片,写了一条微博:“互联网能再次创造奇迹吗?请帮助彭高峰找到他的儿子彭文乐”,并附上一张孩子的照片。这条微博被转发5665次。2008年3月25日,湖北籍男子彭高峰的3岁儿子彭文乐被人拐走。邓飞写下《中国男童贩卖链条》等三篇文章,并鼓励丢失儿子的彭高峰不放弃希望,继续寻找。2011年2月1日,江苏邳州八义镇某村庄,一位回乡探亲的网友,发现了彭文乐。邓飞和彭父彭高峰赶赴江苏,抱回了孩子。

邓飞认为,微博是警民合力打击犯罪提供一种最好工具,微博帮助任何一个网友轻易而快速收集、传递和分享儿童拐卖信息,并无障碍流向公安部门,形成一张遍布城乡的天罗地网。随后邓飞在新浪微博提出“微博打拐”,并和公安部的中国警察网官方微博在新浪微博上联合建立“打拐志愿团”的群组织,呼吁整合媒体和民间资源,支持和帮助公安系统打击儿童拐卖。他也由此成为“中国网络打拐第一人”。

邓飞帮助的这位父亲彭高峰也就是电影《亲爱的》中田文军的原形,电影播出之后,剧中关于买方与卖方的矛盾也引起了社会大众的热议,很多人同情赵薇饰演的养母李红琴。邓飞作为曾陪伴和帮助彭高峰寻找孩子的人,他认为现在打拐的最大困难在于,社会对买孩子的人宽容甚至同情。“我硬下心肠告诉你,我不同情所谓‘养父母’,没有买,就没有拐卖。舆论会认为没有孩子也很可怜;法律不能对买孩子的人追究刑事责任;警方在侦办案件时,无法对买孩子的人予以处罚。但我们必须呼吁、推动‘买拐同罪’。只有消除买方市场,才能从根本上遏制拐卖儿童的罪恶。我呼吁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全文】

相关链接

【法律条文】

拐卖妇女儿童罪是指以出卖或收养为目的,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根据[刑法条文]第二百四十条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1)拐卖妇女集团的首要分子;(2)拐卖妇女三人以上的;(3)奸淫被拐卖的妇女的;(4)诱骗、强迫被拐卖的妇女卖淫或者将被拐卖的妇女卖给他人迫使其卖淫的;(5)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妇女;(6)造成被拐卖妇女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7)将妇女卖往境外的。


【网页链接】

中国寻人启事网 ——点此进入

中国打拐网——点此进入